Jun 23 2006

修复完了,备份一下数据,顺便发图

Category: Gamesssmax @ 14:40:50

warlock.jpg

倚痛苦之名,借恶魔之力,引毁灭之觞
折磨是我的消遣,阴影是我的外套;
灵魂是我的收藏,鲜血是我的嗜好;
--Warlock

 

Darkshore.jpg

黑海岸
我的目光安静
落日的目光忧伤

 

water.jpg

1.11法师的春天,夏天?。。


Jun 23 2006

我是一个硬盘

Category: 乱up当秘笈ssmax @ 14:17:22

我是一个硬盘。
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台式机里工作。别人总认为我们是高科技白领,工作又干净又体面,似乎风光得很。也许他们是因为看到洁白漂亮的机箱才有这样的错觉吧。其实象我们这样的小台式机,工作环境狭迫,里面的灰尘吓得死人。每天生活死水一潭,工作机械重复。跑跑文字处理看看电影还凑活,真要遇到什么大软件和游戏上上下下就要忙的团团转,最后还常常要死机。
我们这一行技术变化快,差不多每过两三年就要升级换代,所以人人都很有压力而且没有安全感。每个新板卡来的时候都神采飞扬踌躇满志,几年光阴一过,就变得灰头土脸意志消沉。机箱里的人都很羡慕能去别的机器工作。特别是去那些笔记本,经常可以出差飞来飞去,住五星级的酒店,还不用干重活,运行运行word,上网聊聊天就行了。
但我更喜欢去那些大服务器,在特别干净明亮的机房里工作。虽然工作时间长点,但是福利好,24小时不间断电ups,而且还有阵列,热插拔,几个人做一个人的事情,多轻松啊。而且也很有面子,只运行关键应用,不象我们这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要做。不过我知道,那些硬盘都很厉害,不是SCSI,就是 SCSIII Fibrechannel,象我这样IDE的,能混到工作站就算很不错了。
我常常想,当年在工厂里,如果我努力一下会不会也成了一个SCSI?或者至少做个笔记本硬盘。但我又会想,也许这些都是命运,不过我从不抱怨。内存就常常抱怨,抱怨他们主板部门的复杂,抱怨他如何跟新来的杂牌内存不兼容,网卡和电视卡又是如何的冲突。
我的朋友不多,内存算一个。他很瘦的而我很胖,他动作很快,而我总是很慢。我们是一起来这台机器的,他总是不停地说,而我只是听,我从来不说。
内存的头脑很简单,虽然英文名字叫Memory,可是他什么Memory都不会有,天大事睡一觉就能忘个精光。我不说,但我会记得所有的细节。他说我这样忧郁的人不适合作技术活,迟早要精神分裂。我笑笑,因为我相信自己的容量。
有时候我也很喜欢这份工作,简单,既不用象显示器那样一天到晚被老板盯着,也不用象光驱那样对付外面的光碟。只要和文件打交道就行了,无非是读读写写,很单纯安静的生活。直到有一天……
我至今还记得那渐渐掀起的机箱的盖子,从缺口伸进来的光柱越来越宽,也越来越亮。空气里弥漫着跳动的颗粒。那个时候,我看到了她。她是那么的纤细瘦弱,银 白的外壳一闪一闪的。浑身上下的做工都很精致光洁,让我不禁惭愧自己的粗笨等到数据线把我们连在一起,我才缓过神来。开机的那一刹那,我感到了电流和平时的不同。后来内存曾经笑话我,说我们这里只要有新人来,电流都会不同的,上次新内存来也是这样。我觉得他是胡扯。我尽量的保持镇定,显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向她问好并介绍工作环境。
慢慢的,我知道了,她,IBM-DJSA220,是一个笔记本硬盘,在老板朋友的笔记本里做事。这次来是为了复制一些文件。我们聊得很开心。她告诉我很多旅行的趣闻,告诉我坐飞机是怎么样的 坐汽车的颠簸又是如何的不同,给我看很多漂亮的照片、游记,还有一次她从桌子上掉下来的历险故事。而我则卖弄各种网上下载来的故事和笑话。
她笑得很开心。
而我很惊讶自己可以说个不停。
一个早晨,开机后我看到数据线上空荡荡的插口。她一共呆了7天。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我有点后悔没有交换电子邮件,也没能和她道别。不忙的时候,我会 一个人怀念伸进机箱的那股阳光
我不知道记忆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有的只是她留下的许多文件。我把它们排的整整齐齐,放在我最常经过的地方。每次磁头从它们身上掠过,我都会感到一丝淡淡的惬意。
但我没有想到老板会要我删除这些文件。我想争辩还有足够的空间,但毫无用处。于是,平生第一次违背命令,我偷偷修改了文件分配表。然后把他们都藏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再把那里标志成坏扇区。不会有人来过问坏扇区。而那里,就成了我唯一的秘密,我常常去看他们,虽然从不作停留。
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读取写入,读取写入……我以为永远都会这样继续下去,直到一天,老板要装xp却发现没有足够的空间。他发现了问题,想去修复那些坏扇区。我拒绝了。很快,我接到了新命令∶格式化。
我犹豫了很久 ……………………
track 0 bad,disk unusable

我是一条内存.
我在一台台式电脑里工作,但是我记不得我是从哪里来的,是什么牌子,因为我健忘。我的上司是cpu大哥,他是我们的老大。都说他是电脑的脑子,可是我看他的脑子实在是太小了,比我还要健忘。每天他总是不停的问我,某某页某某地址存的是什么?我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他,可是不出一秒钟他又忘记了,又要问一遍,一次我说大哥你烦不烦,你就不能记住点有用的东西?他说“内存兄弟,我有苦衷啊,每天都在不停地做题,头晕眼花的,我也难啊。”
其实我不愿意跟他计较,因为他脑子小,思维也很简单。虽然说他是我的上司,可是每次睡觉醒来,他连要干什么都不记得了,总是急急忙忙地找BIOS兄弟,“嘿,哥们,今天干什么来着”。bios总是很不耐烦地把每天必做的工作说一遍,然后就去睡觉了。接下来就轮到我和C哥瞎忙了。
在机箱里的兄弟中,我最喜欢硬盘。他脑子大,记得东西多,而且记得牢。他说话 的速度很慢,而且很少说错,这说明他很有深度,我这么感觉。CPU也这么想,不过他很笨,每次都忘了硬盘是谁。开机自检的时候总要问∶“嘿,那家伙是谁?”
“ST!”我总要重复一遍。
硬盘很喜欢忧郁,我觉得象他这样忧郁的人不适合做技术活,迟早会精神分裂的,但是他不信。
其实睡着的时候我总是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忘记掉,但是我从来都不会忘记朋友。有一块地方叫做CMOS,那是我记忆的最深处,保存着硬盘、光驱的名字。有些东西应该很快忘掉,而有些东西应该永远记得。我在梦中总是这么想着。
BIOS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他老是睡觉,但是却总是第一个醒过来。让我们自检,启动,然后接着睡觉。我知道如果我在CMOS里头把BIOS Shadow选项去掉,他就睡不成了,但是看着他晕晕乎乎的样子,也就不忍心这么做了。他对人总是爱搭不理,没有什么人了解他。但是这次硬盘恋爱的事,却使我重新认识了他。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机箱里似乎来过一块笔记本硬盘,很可爱,说实话我也喜欢她。不过现在除了记得他可爱,别的都忘记了。这就是我比硬盘幸运的地方,我把所有应该忘记的都忘记了,但是他却什么都记得。
自从笔记本硬盘走了之后,硬盘就变得很不正常。每次他的磁头经过一些地方的时候,我们都能感觉到电流很不正常。
“硬盘这是怎么了?”我问CPU。
“谁是硬盘?”
我就知道和CPU没有办法交流,倒是bios没好气地说∶“那个傻瓜恋爱了”。我不知道什么是恋爱,因为我记不住东西,似乎有一些人或者事在我生命中留下过痕迹,但 是我都轻率地把他们忘记了。 BIOS对我说∶“对你来说记忆太容易了,所以你遗忘得更快,生命中能够永刻的记忆都带着痛楚。”我不懂,但是我知道BIOS曾经被刷写过,那时他很痛,象要死了一样。我的记忆是轻浮的,不象他们……我很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拥有回忆,而我们有,从此我也学会了忧郁,因为我在CMOS里面写下了“忧郁”两个字。
硬盘一天比一天不对劲,终于有一天,CPU对问说∶“下条指令是什么来着?” 我一看,吓了一跳∶“format”
“是什么?”CPU很兴奋,这个没脑子的家伙。
我还是告诉了他。我不知为什么这么做。
硬盘犹豫了很久,终于说了一句 Track 0 bad,Disk unusable。
电停了,很久很久,我在黑暗中数着时钟……
一个月后硬盘回来了,也许最后的挣扎也没有使他摆残酷的命运,他被低格了。他什么也不记得了,如同一个婴儿,我们很难过,但是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以后不用痛苦了。
为了恢复数据,笔记本硬盘回来了。“Hi,ST”,她说,“你不认识我了?”硬盘没有说话,似乎低格对他的伤害很大。过了一会,他说∶“对不起,好象我们没有见过吧……”。
笔记本硬盘显得很伤心,我能感觉到她带泪的电流。“想不到连你也这么健忘”。
“哦……”。硬盘没有回答。
我很难过,笔记本硬盘的心里依然记着他,他却把一切都忘了,而那正是他最不希望忘却的。究竟是幸运,还是痛苦,我说不上来,只是觉得造化弄人,有一种淡淡 的悲凉。
这时从BIOS传来一阵奇怪的电流,我感觉到硬盘的表情在变化,由漠然到兴奋,由兴奋到哀伤,由哀伤到狂喜……“IBM,你回来了……”。
……
后来BIOS对我说,其实他并没有睡觉,自从硬盘把那些文件藏起来以后,他就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于是偷偷地把其中一些文件放到了备份里。“幸好我是DUAL BIOS,虽然藏得不多,还足够让他想起来……”。
我想BIOS保存这些东西的时候一定很疼,当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时,BIOS轻描淡写的说∶“呵呵,我们是朋友嘛”。
嗯,朋友,永远的朋友……


Jun 23 2006

对联

Category: 乱up当秘笈ssmax @ 14:16:27

上联:男生,女生,穷书生,生生不息!
下联:初恋,热恋,婚外恋,恋恋不舍!
横批:生无可恋

上联: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生生不息!
下联:上一届,这一届,下一届,届届失业!
横批:愿读服输

上联: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生生不息
下联:实验楼,教学楼,宿舍楼,楼楼可跳
横批:空前绝后


Jun 23 2006

网易技术部员工怒吼:比社区被黑更黑的是什么?

Category: 乱up当秘笈ssmax @ 14:15:54

——写在网易社区被黑之后(转载者加)网易公司员工[因为中所知道的原因这里不署名了]:

  从昨天下午3点30开始全面停机排查维护到今天下午,已经超过24个小时了,还没有排查完毕,我想我需要列一些数据来解释解释。

  社区一共29台服务器,社区的技术人员为1个——负责社区新技术开发,发布系统维护,程序升级,系统维护,文字聊天站维护等全部工作。

  技术人员从2006年5月8日晚9:30被攻击开始赶到公司,到2006年5月10下午的4点30分,一共吃了3餐饭,睡了8小时。连续工作时间长达43小时,加班费0元。

  有1个网络安全组的同事也在帮我们排查,他连续工作的时间也超过了30个小时。我们已离职的前技术总监,现任中国最大的户外用品拍卖网站的技术总监鱼船,在社区被黑后第一时间拖着骨折还未恢复的断腿赶到现场,在数万条操作记录里,一眼就发现了黑客做案的痕迹,迅速删除了木马程序。社区9日凌晨5点的第一次恢复,他功不可没。所有这些工作,全是义务的友情资助。

  也许很多人奇怪了,为什么这么大的社区,只有一个技术人员?为什么社区发生事情,来帮助我们的只有唯一一个安全组同事和已离职的同事?这恐怕得问“永远正确永远英明”的丁磊了。就在昨天,他唾沫横飞的对着我们说“你们的技术素质都不行,我们杭州的技术班底知道是什么来头吗?全是浙江大学的硕士和博士,40个人的超级团队”时,我很想尊敬的告诉他“我们社区如果也派一个40人的团队,不,只要5个本科就够了,那么绝不会是现在的局面。”但是我没说,我冷眼看着他用手擦了擦鼻子两边的油,然后迅速的蹭到沙发面上,抑制住了呕吐和说话的欲望……当然,他的伟大发言还包括了“XXX就是始作冲者。”我只在心里提醒了一句,那个字念俑YONG。

  今天上班,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全网络遍地开花的关于“网易社区被黑”的报道,新闻嘛,本来就要出奇制胜,天天都是太平盛世那报社的人全得下岗,我非常理解,可我非常不理解的是,网易社区主程序的编写,现网易游戏技术部的范瑞恒,却在今天给全游戏部的人发了这么一份通告:

Hi All,
今天早上一开电脑,就收到了网易社区被黑的安全报告。到了中午,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后来还上了某网站新闻。
按照报告所言,发现的漏洞极其低级,更有甚者是修补的方法也是相当低劣。这是否造成第二次被黑的原因目前还不知道,不过已经够丢脸了。
想到我最近看技术部某项目的代码,其质素也是一丘之貉。恶心程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不出错才是没天理的地步。
原来还有这么多糟糕的程序员,到底我应该为我自己不同流合污感到庆幸,还是应该为这样的团队的存在感到可悲可叹?

范瑞恒
在线游戏事业部技术部

  哈哈,我忍不住想要厚道的提醒老范一句,这个社区原来的主程序是你写的呀,别这么快就人到中年甚至人到老年了,要知道做网络游戏的,有良好的记忆力是很重要的。虽然你可能只是想借社区被黑事件趁机提升一下自己,同时瞥清你不是那种“糟糕的程序员”。可是你这样说只会让人误会你这么快就得了老年痴呆加记忆力减退,不但得不到提升,还会很快的丢了网络游戏这个金饭碗。

  身为一个技术总监,不但不给任何技术支持,还要嘲笑后来人。做为同一个公司的同事,没有安慰没有鼓励没有支持倒也罢了,群发个这么恶心的邮件,趁机落井下石,居心何在?

  当然,我同时发现了最可贵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素养,他们在我们社区的技术阿春和前技术总监鱼船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还有最宝贵的患难与共的网友情谊,许多网友都发来安慰和鼓励的消息,告诉我们他们会耐心的等待社区的恢复,并谴责那个攻击社区的黑手,这些消息让我几度落泪……

  我其实是个脆弱的人,看到同一间公司的同事落井下石撇清关系;看到丁磊过河拆桥,大骂现任和前任管理人员,大骂技术的同时,忍不住气得发抖。 可同时又是个坚强的人,社区还没有恢复,我已经有信心让它更完美。攻击和臭骂算得了什么?打击不了我们对社区的信心!

  乐观估计,社区今天晚上最迟明天能恢复正常运行!

  作者网名:thj30

  原文发表于 TechWeb.com.cn

  发表时间:2006-5-10 16:47:07


Jun 23 2006

高傲的战士

Category: Gamesssmax @ 14:15:09
  High Overlord Saurfang stands before the Might of Kalimdor.
  High Overlord Saurfang : I am Saurfang. Brother of Broxigar. You know me to be the Supreme Commander of the Might of Kalimdor. An orc – a true orc warrior – wishes for one thing: To die in the glory of battle against a hated enemy. Some of you have fought in battles. Peace has been with us for many years. Many years we sat idie but many years we battles. In those years – where strife the land an Legion and Scourge sacked our homes, killed our families – these insecects dwelled beneath us. Beneath our homes – waiting. Waiting to crush the life from our little ones. To slay all in their path. This they do for their god. And for our gods? We defend. We stand. We show that as one. United. We destroy. Their god will fall. To die today, on this field of battle, us to die an orcish death. To die today is to die for our little ones. Our old ones. Our … loved ones. Would any of you deny yourselves such a death? Such an honor?
  Ironforge Cavalryman : FER MGAIN !
  Kaldorei Marksman says : FOR HONOR !
  Highlord Leoric Von Zeldig : I an with you until I gasp my last dying breath.
  High Commander Lynore Windstryke : FOR KALIMDOR !

萨鲁法尔大王站在卡利姆多联军的阵前。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是布洛克斯的兄弟,萨鲁法尔。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是卡利姆多联军的最高指挥官。你们都知道这一点。
萨鲁法尔大王停顿了一下,环顾着紧张的站在他面前的无数士兵。
萨鲁法尔大王说:一个兽人,一个真正的兽人战士,他一生的追求只有一个:在与敌人的决战中光荣的战死沙场。
萨鲁法尔大王说:你们当中的许多人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斗。和平,和平已经伴随了我们许多年。这些年来,我们无所事事,但我们也曾奋战过许多年。
萨鲁法尔大王说:在那段战斗的岁月里,硝烟弥漫着天空和大地,燃烧军团和亡灵天灾肆虐在我们的家园,杀戮着我们的亲人。在那时,这些虫子潜伏在我们脚下,潜伏在我们的家园下面,等待着。
萨鲁法尔大王说:等待着把我们全都杀死,从我们的孩子开始。这就是它们为自己的神所做的事情。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们会为自己的神明做些什么?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们誓死抵抗。我们誓不言败。我们是一个整体,一个团结起来的整体。我们将获得胜利,而它们的神必将失败。
萨鲁法尔大王说:今天,如果我们战死,死在这片战场上,我们虽死犹荣。今天,如果我们战死,那是为了保卫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爱人。
萨鲁法尔大王说:你们当中有谁会惧怕这样的死亡?有谁会拒绝获得这样伟大的荣耀?
铁炉堡骑兵说:为了卡兹莫丹!
月之女祭祀念诵了一段祷言。
奥格瑞玛精英步兵说:为了部落!
李奥瑞克·冯·泽尔迪格公爵说:我将与你们并肩作战,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Jun 23 2006

常用火星贴回帖~

Category: 乱up当秘笈ssmax @ 14:14:19
─┼───┼─────┼────┼──────┼─→
 ↑   盘     商    唐      今  
 楼   古     朝    朝      天  
 主   开                 ↑
     天                 大
     辟                 伙
     地                 在
     时                 此
─┼──┼──┼──┼──┼──┼──┼──┼──┼──┼──┼→
 ↑  ↑  ↑  ↑  ↑  ↑  ↑  ↑  ↑  ↑  ↑ 
 三  四  五  六  七  耄  冰  彭  妖  德  楼 
 十  十  十  十  十  耋  心  祖     古  主 
 而  不  知  花  古              拉  在 
 立  惑  天  甲  稀                 此 
       命                         
─┼───┼─────┼────┼──────┼─→
 ↑   另     平    宇      地  
 楼   一     行    宙      球  
 主   个     宇    边      ↑
     平     宙    缘      大
     行                 伙
     宇                 在
     宙                 此
─┼──┼─────┼────┼───┼───┼──┼─→
 ↑  宇     银    太   地   恐  今  
 楼  宙     河    阳   球   龙  天  
 主  大     系    形   形   出  ↑
    爆     形    成   成   现  大
    炸     成               伙
                          在
                          此

─┼─┼───────────┼──┼─────┼────┼────┼─→
 ↑ 那           织  天     海    木    地 
 楼 美           女  狼     王    星    球 
 主 克           星  星     星         ↑
   星                              大
                                  伙
                                  在
                                  此

 

● ←木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楼主 ¨¨
● ←地球

● ←金星

● ←水星
                          极乐境
             /
            /
           /
机械境-------外域---------混沌海               Markind半位面〈---搂主在这里
         / |
        /  |
       /   |
      灰色荒野 |
           |
           |
           |
           |
大伙在这里——-〉 主物质位面
           | 
           |
           |
          诸内位面
汉语:老

英语:old

荷兰语:oud

法语:vieux

德语:alt

意大利语:vecchio

葡萄牙语:velho

西班牙语:viejo

瑞典语:gammal

丹麦语:gammel

挪威语:gammel

芬兰语:vanha

荷兰语(南非):oud

罗马尼亚语:vechi

爱尔兰语:sean

世界语:maljuna

土耳其语:eski

斯洛文尼亚语:star

库尔德语:antIk

塞尔维亚语:Star

阿尔巴尼亚语:I MOSHUAR

爱沙尼亚语:vana

北纬90度 ┼──┼─北 极 点─┼──┼──┼──┼→ 北极熊
北纬61度左右 ┼──┼─阿拉斯加─┼──┼──┼──┼→ 盛产深海鱼油
北纬20-50度左右 ┼──┼─亚欧大陆─┼──┼──┼──┼→ 大伙在此
北纬18度左右 ┼──┼─天涯海角─┼──┼──┼──┼→ 海南
0度 ┼──┼─赤 道─┼──┼──┼──┼→ 斐济
南纬40度左右 ┼──┼─澳洲大陆─┼──┼──┼──┼→ 袋鼠
南纬65度左右 ┼──┼─南 极 站─┼──┼──┼──┼→ 我国科考人员
南纬90度 ┼──┼─南 极 点─┼──┼──┼──┼→ 楼主在此
姓名:楼主
年龄:未知
性别:多半是男
出生地:遥远的火星
法号:天外来客
呢称:火星忍者
普通投: 消失呀 近敌/→+C
普通投: 送你到外太空 近敌/→+D
特殊技: 闪开吧 →+A
特殊技: 删贴啦 →+B
必杀技: 宇宙大爆炸 ←↓→+A
召唤斑竹 ←↓→+B
Y,Y无极限 →↓←+A
梦醒时分 ←蓄→+A/C
来自火星的礼物 空中 ←↓→+B/D
世界好无聊 ↓蓄↑+A/
美丽的太阳系 →←→+AC
恐龙的怒吼 ←↓→+ABC
超必杀: 火星喷泉 ←↓→←↓→+A/C
马甲分身斩 ←↓→ →↓←+A/C
MAX超必杀: 超级火星喷泉 ←↓→←↓→+A/C
火星大旅游 AC,BD,ABC
潜在超必杀: 水王附身 →,B,C,→,C
进化成神 水王附身成功一瞬间BCD
┖变成火星人 A,B,C,A,B,C,D,ABC
┗勇敢的咆哮 A,B,C,A,B,C,D,BCD
┗火星上的哭泣 D,C,↓,C,D
夜已深,万籁俱寂。

忽然屋顶瓦片响动,偶从草榻上一跃而起,低声喝问:“谁?!”屋顶有人答道:“阁下请出来说话。”偶飞身跃入院中,但见屋脊上站立一人,打扮颇为怪异,似是异邦之人。背负一口长剑,剑柄镶了一颗极大的珠子,月光之下发出幽幽绿光。偶心头一凛,想起一人,拱手道:“原来是还珠楼主,楼主久不到中原,不知今日所来为何?”还珠楼主却不答话,一扬手,一道白光直射下来,偶不敢怠慢,侧身让过,卸了暗器飞来之势,探手将暗器接住,却是一张纸。还珠楼主一笑:“今日特来发帖。”偶再看那张纸,虽是好纸,却已发黄,上写道:“恭请阁下于猴年马月猪日羊时参加英雄会”。再一想,那猴年马月已是三年之前了。偶不禁冷笑道:“楼主,这帖子未免也太老了吧!”

 

 

葛洛夫舰长指挥太空堡垒避开了一阵猛烈的炮火后下令调查。手下驾驶变形飞机赴死调查回来后交上了刚从战区收集到的敌军炮弹残渣,很明显,这是天顶星人的同伙楼顶星人,大家正要仔细观看残渣的时候。主舰显示屏忽然出现了从太阳系第四行星传来的不明讯号。经过仔细解码后。葛洛夫舰长惊呼:这,,这楼顶的家伙,,原来是从火星来的!!!!
楼 主其实也是一番好意,他发出这样的帖子

主 要是为了让大家开心。只不过帖子本身的

快 慢没有赶上时代的步伐,这个也不全怪他。

回 帖的同学们还请克制,不要有太多不满和

火 气。其实只要记得没事的时候老来,每个

星 期都坚持在坛子里灌灌水就好了,请努力

吧。


Jun 22 2006

快速排序

Category: 技术ssmax @ 18:01:24

我所理解的快速排序算法(加上黄金分割就完美啦~)
      快速排序是在实践中最快的已知排序算法,它的平均运行时间是O(NlogN)。该算法之所以特别快,主要是由于非常精练和高度优化的内部循环。在队列中寻找合适的枢点元素,并按枢点元素划分序列,是快速排序算法的关键。
      为简单起见,我这里数组的第一个元素作为枢点元素,重新排列数组,使得枢点元素之前的元素都小于枢点元素,而枢点元素之后的元素都大于或等于枢点元素。
      在这里我提供算法的两种实现:
第一种:
template <class T>
int Parttion(T a[], int low, int high)
{
      T x = a[low];
          while (low < high)
      {
            while (low < high && a[high] >=  x)
                  high–;
            a[low] = a[high];
                while (low < high && a[low] <  x)
                  low++;
            a[high] = a[low];
      }
          a[low] = x;
      return low;
}
第二种:
template <class T>
int Parttion(T a[], int low, int high)
{
      T x = a[low];
      int i = low;
     
      for (int j=low+1; j<=high; j++)
      {
            if (a[j] <= x)
            {
                  i++;
                  if (i != j)
                        Swap(a[i], a[j]);
            }
      }
     
      Swap(a[low], a[i]);
      return i;
}
template <class T>
void Swap(T & a, T & b)
{
      T t = a;
      a = b;
      b = t;
}
快速排序的驱动程序:
template <class T>
void QuickSort(T a[], int len)
{
      Qsort(a, 0, len-1);
}
template <class T>
void Qsort(T a[], int low, int high)
{
      if (low < high)
      {
            int k = Parttion(a, low, high);
            Qsort(a, low, k-1);
            Qsort(a, k+1, high);
      }
}


Jun 22 2006

把一些琐碎的东西记录起来

Category: 技术ssmax @ 16:13:29

cpp已经忘记得7788了。。。突然被人问起,数组大小能不能动态指定。。。java是可以的。。。然后:

C99 之前,声明数组时,[] 中的值必须是大于零的整数常量。C99 中,声明数组时,[] 中可以是变量。这就是所谓的变长数组(variable-length array,简称 VLA)。声明 VLA 时,不能对其进行初始化。


Jun 22 2006

6月22日,上班上得无聊

Category: 乱up当秘笈ssmax @ 15:10:41

昨天是夏至,但今天才是最热的。。。。35度+。。。

65年前的6.22,4千多萬配備精良裝甲武器被瘋狂信念支配的戰士沿著綿延數千公里的戰綫廝殺了1417天。

某个猪头的签名,随便查了一下

战役                            兵力(万人)     纯减员     伤病       合计        作战日期
波罗的海沿岸防御战役      49.80           75202     13284      88486       6.22-7.9

白俄罗斯防御战役          62.73          341073     76717     417790       6.22-7.9

乌克兰防御战役            86.46          172323     69271     241594        6.22-7.6


Jun 21 2006

被黑了,恢复了半天,tmd

Category: 乱up当秘笈ssmax @ 22:36:28

唉,随便用个弱密码,竟然真的有人这么无聊来黑,郁闷